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大唐第一杠精 > 第475章 伏天狼青骓如电踏西北
听书 - 大唐第一杠精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475章 伏天狼青骓如电踏西北

大唐第一杠精 | 作者:水鱼要吃素| 2021-05-04 12:45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俟斤乌没啜,姓阿史那,意为“高贵的狼”,俟斤其实是一种称谓,也就是职业,多为部族头领。但在不同部族间,象征意义也不同。

比如在奚部,俟斤是万夫长。而在骨利干部,则是渠帅之意。

不到眼前这位,却是货真价实的突厥九大俟斤之一,统御铁勒诸部,本身就是一族之长。这次之所以跑到这边来带兵,也是奉了始毕的命令,来替他儿子攫取战功的。

这有点像商周时期诸侯与天子间的关系。天子每逢征战,都会征召诸侯引兵同出。这些人平日在自己的封国里是统治者,到了天子手下便成了统兵的将军。

而在突厥想要成为俟斤,除了血统与部族的支持,自身的谋略尚在其次,武力却必须拔尖。

乌没啜正值壮年巅峰时期,最自信的就是那一身的腱子肉。所以彼时待发觉眼前战局都系于那抹青红色的身影后,便生出了亲自动手的想法。

这也是突厥人惯用的炫耀武功的手段。

将来等大伙喝多了吹牛逼时,这个说我干死过野狼,那个说我打死过黑瞎子,到他这边,一说我曾经在万军之中单挑过敌将,剁了他的脑袋回来做夜壶之类,妥妥的鹤立鸡群。

所以在中原,主将很少会亲自上阵拼杀,而在突厥却是家常便饭,甚至是提升士气的常规手法。

随军的家奴自帐中捧过一把镶满宝石的金色弯刀递给他,乌没啜一夹马腹,引五百亲卫策马出营,直插前军。

“呜呼~”

“嗷呜嗷呜~~”

眼见主将亲自出马,沿途所见的突厥士兵俱都欢呼起来,还纷纷让出一条通路,摇晃着兵器助威,活像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吃瓜群众。

前者彼时带着一脸杀气,呼喝战马加速,待奔出里许,便远远的冲李大德的方向高呼:

“那唐将休走!可敢与俺单挑!”

可惜李大德压根就听不懂突厥语,甚至都没注意到都快突到他脸上的这货。彼时才刚跑过半途,突然注意到战场中段有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“哈哈~媳妇儿~我在这儿呢!”

某赵王挥舞了两下锤子,然而彼时霍云儿正被数倍于己的骑兵包围,寸步难行,根本就没注意到他。于是乎李大德便又拨转马头,转向东面。

便在这时,乌没啜带人杀到,劈刀向前。

“喝!”

众兵卒助威呼喊间,就见他们的大头领,某突厥著名俟斤,铁勒诸部酋长,在冲到那唐将身前的刹那身下战马突地一矮,随后便听“砰”的一声闷响。

头盔、胸甲、宝石、弯刀、项链、手串、酒壶……

噼里啪啦……

那一瞬间的错马而过,某俟斤就如同撞到了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一般,整个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,就带着一堆零碎天女散花般的倒飞而回,在无数手下的注视下摔落在地,再无声息。

“……”

在这一刻,这群草原汉子的心情是很难用言语来描述的,其复杂程度堪比达芬奇密码。

某杠精完全没注意到他身后已然变成了一片诡异的死寂,刚刚还在追他的骑兵都不追了,而是用看魔鬼的眼神看着他。

这货甚至都不知道自己“撞”了人,待冲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前,把碍眼的家伙三下五除二的砸飞,便哈哈笑着丢了锤子,探手把对方拉到自己马上。

“嘿嘿嘿~美人儿~可想死我了!”

“你……”

霍云儿的脸上刚露出惊喜之色,转眼就被羞红所取代,挣扎着要下马,却不防身前一只大手正牢牢的箍在腹间,还不老实的乱捏。

“大王,你你你,战事还没结束呢……”

鬼使神差的,后者又小声嘟囔了一句:“等打完仗再说啦!”

“噗!”

刚刚剁死一名突厥士兵,奔到近前的冯月娥闻言一个趔趄,差点没笑出声来。但紧接着,就好似见了鬼一般看向某赵王的身后。

“他他他,他们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嗯?”

正抱着媳妇喜不自胜的某赵王闻言挑眉,下意识的扭头瞥了一眼,随即便也呆在原地。

就见后方靠近他来路的许多突厥骑兵已然下马,冲着某个位置单膝跪地,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在说些神马。而这个范围正越来越大。

无数在交战或迂回的士兵都渐渐停下了脚步,先是惊疑,进而面如死灰,丢了兵器跪地祈祷。

战场由中心向外围逐渐变得安静,只余唐军的马蹄声。过不多时,全员血色的陌刀队便随张小虎擎的王旗来到近前,而在另一边,只余数百骑的李孝恭也护着李秀宁奔马而来。

唐军开始向中心集结,战场的气氛由热血转为肃杀。

李大德微微皱眉,小声交代霍云儿去李秀宁身边待着,随即打马上前。

对面,一锦袍青年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正向这边走来。在路过某处地面时,还微微躬身行了一礼。待到近前,便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长串突厥语。

似是明白这货听不懂,旁边一个神色倨傲的汉人便拄着腰子上前,喝道:“那唐将听着,俺家什钵苾王子说,你打败了铁勒部最勇猛的战士,这场战争是你赢……”

“砰!”

不等说完,李大德那四十一码的缀甲马靴已是印到了他的脸上。

“老子脾气不好,和本王说话注意语气!”

某赵王呲牙俯视,旁边李孝恭已是下马上前,沉声喝道:“此乃我大唐天成府上将军,赵王殿下!尔等既已战败,还不即刻请降!”

“喔~”

听着那位挨了一脚后变得老实许多的家伙翻译完毕,年轻的什钵苾当即露出恍然之色,没准这货还揣了怪不得他能干死乌没啜,原来是李唐的王子之类的想法,同时弯腰行了个突厥礼,又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串。

李大德扯了扯嘴角,开始有些不耐烦,待斜眼看时,那位翻译官便赶忙赔笑道:“咳,俺们王子,啊不,什钵苾这小子说,他愿意将这些奴隶和战马作为战利品送给大王,但突厥人没有向汉人投降的习俗,还望大王能遵守……呃……”

眼见某赵王瞪起眼睛,这货没说完就先抱头跪了下去。

“我呸!”

并没理会小丑般的家伙,前者俯视什钵苾那忐忑的小脸,冷笑道:“没有向汉人投降的习俗?仁寿二年,云州之战,杨素大破阿勿思力,当时投降的那些难道都是猪?少特么和老子扯淡!要么投降,要么死!你自己选吧!”

说完,也不理会脸色大变的什钵苾,忽然一夹马腹,直冲突厥营中立有大纛的木台,在无数突厥士兵的注视下抡起锤子砸了过去。

“轰!”

原木搭建的木台立时崩塌,风中摇曳的象征阿史那氏本源与荣光的狼头纛在无数惊呼声中歪倒,轰然落地。

阳光浅照之下,浴血的年轻身影单手举锤,青骓马在嘶鸣中人立而起,将背上的身影衬托得更为高大。

“万胜!”

嘶吼声从马背上传出,随即山呼海啸一般的怒吼便从四面八方响起,无数唐军士兵挥舞兵器,竞相高呼。

“万胜!”

“大唐万胜!”

“大王万年!”

此起彼伏的呼喊犹如海啸般席卷战场,震天鼓雷,风云变色。

什钵苾面如死灰,一脸沮丧的跌坐尘埃。无数充作奴隶炮灰的士兵惊恐跪地,祈恕活命。外围的那些见势不妙,已然扭头向北逃跑。

“哎?卧槽!不能让他们跑了!所有人听令!即刻接收战马,给老子追!”

某赵王还不等享受完这美妙的一刻,一见有俘虏不老实,当即炸毛。

便在这时,西北面忽有烟尘冲天,号角隆隆。一支不下万人的队伍披着西斜的阳光出现天际,使得战场渐渐安静下来。

不少突厥士兵已然露出喜色,然而只持续了不到半刻,表情就又僵住。

烟尘之下,连绵的唐旗辉交叠,竟是那般耀眼。

“Hmmm……”

李大德微微撇头,心想这特么谁啊,仗打完了才到地方,可真会赶时间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