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游戏·竞技 > 猎魔烹饪手册 > 第五十九章 早晨!
听书 - 猎魔烹饪手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五十九章 早晨!

猎魔烹饪手册 | 作者:颓废龙| 2021-06-11 01:5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都尔杜前冲的身形猛地一颤,就如同是一只蹦跳中的青蛙被铁钎子插在了地上一般。

疼痛漫延。

肌肉抽搐。

他缓缓低下头。

瞪大了的双眼中充斥着不可思议。

一截刀刃已经穿过了他的胸膛,突了出来。

雪白的刀刃上,鲜血汇聚成血珠,滴滴答答的跌落地面。

他利用‘尸解者’和从瑞泰亲王那里获得的仪式,所布置而成的能够抵御至少二十次左轮枪射击或者三次炮击的防御,在这一刻,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
相较于‘尸解者’的职业能力。

引以为傲的防御力才是他的依仗。

他自认为就算是面对高一级别的对象,也不可能一击打碎他的防御。

可现在?

一击就碎!

这是陷阱吗?

下意识的,都尔杜看向了萨门。

但是,在都尔杜的注视下,萨门明显是一脸错愕,是完全呆愣在原地的模样。

到了这个时候,萨门明显是不用再伪装的。

也就是说,眼前不关萨门的事。

那……

这是怎么回事?

这样的询问是没有答案的。

有着的只是失败后的懊悔。

以及从懊悔之中升起的愤怒。

不应该是我干掉萨门,然后,从此走向人生巅峰的吗?

为什么?

为什么?

死的会是我?

仅剩余的一点力量,都尔杜扭头看向了塔尼尔。

在场的只有他、萨门、塔尼尔。

不是他和萨门,那就只剩下了塔尼尔。

但是,签订了契约的塔尼尔又是不可能的人。

可身为‘神秘侧人士’的灵感,加持着临死前的回光返照,让都尔杜似乎窥视到了一丁点儿‘真相’。

“是你?!”

都尔杜看着一脸平静的塔尼尔。

导向在他都不知道,为什么对方会甘愿承受钻心噬魂之痛也要违背契约。

要知道,那也代表着死亡啊!

而且,在死亡之前,还会经历莫大的痛苦!

“不是我。”

塔尼尔这样回答着。

都尔杜一愣。

随后,忍耐了许久的塔尼尔贱兮兮地一笑。

“骗你的。”

“你!”

都尔杜怒目圆睁,一口鲜血直接喷出。

噗!

鲜血喷散中,都尔杜气息全无,随着杰森抽出短柄宽刃砍刀,整个人就这么的瘫软在了地上。

都尔杜死了。

死在了他从未设想过的情形之下。

Yi!

一道银白色的斩击,凭空闪现,掠过了都尔杜的尸体。

并不是杰森对于‘守墓人’的一些手段的防御。

仅仅只是因为,杰森早已经习惯了谨慎行事。

而直到这个时候,萨门才回过神。

“这?”

“试探?”

略微的迟疑后,这位洛德神秘侧的官方负责人就有了一个大致猜测。

“嗯。”

“算是其中一点。”

塔尼尔点了点头。

这个是时候,杰森则是开始打扫战场。

“只是其中一点?”

萨门再次惊诧了。

他看了看站在眼前的塔尼尔,又看了看正在打扫战场的杰森,本来已经回过神的他,整个人再次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中。

原本的萨门自认为对杰森、塔尼尔了解的够多了。

但是,眼前的一幕,却是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。

杰森、塔尼尔比信息上显示的还要谨慎与……

狠辣!

无所顾忌!

没错,就是狠辣!

看看地上的尸体吧!

那是谁?

都尔杜,这次官方名义上处理‘洛德灾难日’的大使——是这次行动的最高长官,在这次行动中,其权利等同于洛德市的市长+洛德军营的军团长。

虽然双方处于不同的阵营,但是对于对方的身份,萨门还是认可的。

而现在?

对方死了。

还是不明不白的死。

换做任何人在面对对方的时候,都会心有顾忌。

可是杰森、塔尼尔?

直接出手了。

当然了,萨门能够想象,杰森和塔尼尔已经安排好了首尾。

但正因为这样,才让他更加的惊讶。

因为,时间太短了。

他们分别才多久?

两个小时?

还是一个小时?

这么短时间内就布置好了一切。

这让萨门心底微微发寒。

因为,如果是提前布置好的一切,说明他的一切也都在杰森、塔尼尔的计算之中。

可如果是临时处理……

那将更加可怕!

那种干脆利落和毫不留情,让萨门头皮发麻。

毫不犹豫的,萨门将杰森、塔尼尔的危险指数直线提高。

当然,更重要的是……

刚刚那银色的斩击!

萨门可以肯定,他所知道的‘守夜人’中并没有这样的斩击。

反而是‘骑士’高阶中,有类似的斩击。

贝塔爵士的遗产竟然这么丰厚?

萨门心底有着隐隐地羡慕。

他知道,杰森此刻虽然还是低阶的‘守夜人’,但是本身的实力却能够媲美高阶职业了——这是无数‘神秘侧人士’想也不敢想的事情。

因为,只需要按部就班。

杰森一定会成为‘守夜人’的高阶。

每一次的进阶都会让杰森获得‘洗礼’。

每一次的‘洗礼’都会让杰森更加强大。

等到杰森成为‘守夜人’的高阶后,那实力将会超过1+1>2的程度。

就好似……

瑞泰亲王。

对方为什么能够稳步成为高阶职业?

还不是依靠那只传说中的巨龙?

而现在杰森也有着类似的依助。

虽然无法比拟瑞泰亲王的那头巨龙坐骑,但是依旧是不可多得的。

是必须要争取的!

因此,在杰森站起来,示意打扫完战场后,萨门立刻帮忙开始搬运尸体。

在杂货铺的下面,有着一个地下室。

内里有着足够的空间。

当然还放着足够多的石灰、酸液。

很明显,这个官方的据点,也有着另外的职能。

杰森扫了一眼,就不再关心了。

即使是塔尼尔都没有更多的注意。

一个本身就是容纳密探的据点,你指望有什么光明吗?

哪怕有,也是虚假的。

即使是头顶的烈日都无法照耀人心的黑暗。

只有更加深邃的黑暗,才能够驱逐原本的黑暗。

所以,塔尼尔是十分赞成杰森的这次试探。

效果?

还算不错。

至少,在塔尼尔看来,萨门应该会老实很多。

至于更多?

塔尼尔看不出来了。

只能是交给自己的好友杰森了。

“需要我配合什么吗?”

萨门指了指楼下。

此刻,三人已经坐在了二楼,原本的会客室内——小小的会客室内没有沙发,有着的只是木质的椅子和矮小的圆茶几。

而饮品也只是一些廉价的花茶。

这已经是杂货铺内最好的东西了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“他是自己离开的。”

“没有惊动任何人。”

“所以,他只是失踪,不是死亡。”

杰森端起了茶杯,微微吸了口气,确认无毒后,抿了一口。

酸涩、微甜。

竟然意外的不错。

随即,又大大地喝了一口。

而对面的都尔杜则是再次愣住了。

什么叫做自己离开的?

什么叫做只是失踪,不是死亡?

萨门自认为算是反应快了,但是这个时候也搞不清楚杰森话语中的意思。

究竟要怎么处理都尔杜的事情?

萨门陷入了深思。

做为当事人的塔尼尔自然是知道的。

但是,他不能说。

和都尔杜签订的契约,在这个时候,随着都尔杜的死亡,契约的力量已经开始了消散。

而那些随从,塔尼尔相信杰森也已经解决了。

所以,这个时候,都尔杜就是失踪,不是死亡。

只不过,失踪的人数多了一些罢了。

杰森又抿了一口花茶。

“杰森阁下,我应该怎么做?”

这个时候,萨门很干脆的放弃了思考。

因为,他想了几种,都缺少确切的证据。

同时,他还要去想,杰森为什么和他说这些。

是不是有着什么内涵?

或者是想要让他怎么做。

身为‘密探’,一些本能早已烙印在了萨门的灵魂上。

例如这个时候。

当发现太过复杂,一个解决不好,就会迎来不好的结果时,萨门立刻放弃了思考。

将主动权交给了杰森。

这是示弱。

很干脆的那种。

同样的,这样的示弱,也代表着示好。

杰森很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。

“正常将消息上报就好。”

“都尔杜和一众随从失踪了。”

杰森强调着。

“明白。”

萨门点了点头,并且,当着杰森、塔尼尔的面开始写着密信。

接着,放出了信鸽。

在信鸽展翅飞出杂货铺的时候,杰森带着塔尼尔离开了杂货铺。

一走出杂货铺,走到一旁的小街巷内,塔尼尔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了。

“萨门应该没问题吧?”

塔尼尔问道。

“现在看起来没有问题。”

杰森选择了谨慎地回答。

“一个自认为拥有荣誉感、忠诚,觉得自己与众不同,却早已经习惯了暗中生活的家伙……唉,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可叹。”

“希望他能够有个好一点的结果。”

塔尼尔叹息了一声。

然后,塔尼尔就发现好友扭头看向了自己。

那目光好似第一次认识自己一般。

顿时,塔尼尔就讪笑起来。

“杰森,你别这样看着我。”

“这些事情大部分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吧?”

“萨门这个时候还敢来洛德,早已经饱了必死的决心。”

“这样的人物,自然是值得赞叹的。”

“但是,他往日的习惯又让他变得谨慎,放不开手脚——最大的可能就是,触碰到了挽回一切的机会,但却有失之交臂。”

塔尼尔老实地回答着。

“一般人可看不到这么多。”

杰森回答道。

在刚刚,在塔尼尔说出这些话语前。

杰森心底就有着类似的想法。

和塔尼尔所说的一模一样。

并不是自我夸赞。

至少,杰森有把握,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想到这么多。

如果不是感知中自己的好友一切正常的话,杰森只会以为塔尼尔是不是被寄生或者附体了。

“算是熟能生巧吧!”

塔尼尔又叹了口气。

“我是鹿学院的老师,在鹿学院内,大家都是搞研究,学术氛围很浓郁,可是当我不甘心一辈子待在其中时,我成为了‘密探’。”

“杰森你知道吗?在成为‘密探’的第一天,我就差点被干掉。”

“被自己人!”

“一个被逼上了绝路,准备一搏,却又不敢向真正的大人物下手,只敢向我这种小人物动刀子的家伙。”

塔尼尔说着这些,面容上没有多少愤怒、怨恨。

反而是带着浓浓的无奈。

“然后呢?”

大致猜到了过程,结果的杰森,配合地问道,

“他被毫不犹豫的干掉了。”

“我被解救了。”

“就是这么简单——至少官方记录中是这样,而托了这次福,我跨过了实习期,且拥有了一些小小的特权。”

“算是因祸得福吧。”

塔尼尔脸上的无奈更加浓郁了。

就在杰森思考是不是安慰塔尼尔两句的时候,塔尼尔就突然伸了个懒腰。

“现在我们去干什么?”

“补个觉?”

“还是吃早餐?”

“这个时候亚楠食铺应该出摊了。”

“有点想吃盐渍鳗鱼了。”

塔尼尔询问着好友。

对于‘亚楠食铺’和‘传火食铺’,塔尼尔实在是喜欢。

不单单是便宜,还因为好吃。

在成为警局第二顾问的一周来,这两家食铺早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

在吃饭和睡觉之间,杰森毫无疑问选择了前者。

“去亚楠食铺!”

“然后,我们继续!”

杰森说着迈开步子,加快了速度。

“继续?”

“还要继续?”

“今天儿的事还没完?”

“我可是重伤员啊,我需要休息啊!”

塔尼尔呻吟着。

但是,当杰森越走越远的时候,塔尼尔马上就追了上去。

亚楠食铺出摊了。

不过,由于时间过早的缘故,只有老板一人正在忙活。

看着走来的杰森,立刻挥了挥手。

“好久不见啊!”

“为家人买早餐的长兄,‘守夜人’先生。”

“今天我请客。”

老板笑着说道。

杰森拿起一块面包——大概价值1铜角左右。

“谢谢!”

杰森这样说着,然后,又把食铺摊位上的薯条、豌豆汤、肉饼、盐渍鳗鱼、烤鲱鱼、姜饼和菠萝划拉到一旁,道:“你请‘守夜人’的我吃了面包,剩下的是身为‘家族长子’的我要带给家人的食物,所以,多钱?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