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南宋大相公 > 第五零八章 求援
听书 - 南宋大相公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五零八章 求援

南宋大相公 | 作者:大苹果| 2021-04-08 04:3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两人让车夫掉头前往城南皇宫殿前司衙门去,两个人其实都不知道殿前司衙门在哪里,好在赶车的车夫知道。这大车是方家自己的车,赶车的老头也是自己人,平日里没少在城里活动,对城里的大街小巷都很熟悉,所以倒是知道殿前司衙门的位置。

这样坐着马车在城里乱走其实很是危险,两个人在路上看到当兵的或者是当差的人心里便害怕,便觉得这是来抓自己的。路上也确实到处有关卡,老车夫已经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,一路躲避关卡,从各种小巷窄桥绕行,倒也一路没有遇到更大的麻烦。

然而,春妮的肚子越来越疼了。不知是已然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,还是因为今日的惊吓焦灼,春妮的肚子阵痛越来越明显。春妮虽然没有经验,但府里请了稳婆在家伺候,春妮问过稳婆孩子出生前的征兆,那便是肚子一阵阵的疼痛,而且间隔越来越短的时候,孩儿便要出生了。现在这种种迹象表明,正是要生孩子的迹象。

这种时候,孩子却又要出生,简直是雪上加霜。春妮疼的脸上冒汗,却用手用力的勒着肚子,口中念叨道:“我的儿啊,你可别这时候添乱啊。别这时候出来啊。算是娘求你了。咱们明日或者后日都成,今日真的不成啊。”

史凝月也是毫无章程,除了给春妮擦汗安慰之外,别无其他的办法。突然之间,各种麻烦找上来了,史凝月真想大哭一场宣泄情绪,但是她知道,这时候她哭也没用,只能咬牙挺住。

马车在南城御街停下,这里到处是侍卫兵马,车马禁止通行。史凝月也只能硬着头皮依旧打扮成一个普通村姑模样下车。

春妮疼的吸着冷气,颤颤巍巍的叮嘱着史凝月:“凝月你一定要小心啊,万一觉得不对劲便不要去了。杨大帅也未必管用,实在不成咱们再想法子。”

史凝月道:“你不要担心,我相信杨大帅是有担当的,他既然答应过方郎,此刻怎好反悔?咱们一定要逃出去,不能被抓了。春妮姐姐你要挺住啊,一定要挺住。等我回来。”

春妮流着眼泪连连点头道:“我挺住,等你回来,你也要小心。”

史凝月咬着嘴唇转身离开,低着头规避和那些在周围游荡的侍卫们目光对视,生恐被发现身份。她知道殿前司衙门在皇宫西南,于是沿着皇宫宫墙外的大道往西南方向匆匆而行。由于不知道具体衙门的位置,周围树木之间全是朝廷各个衙门公房所在之处,她只能不时的四处张望着。她的举动成功的引起了一队宫墙外围巡逻侍卫的注意。

“那妇人,干什么的?这里是皇宫外围衙署重地,你乱闯什么?”一队士兵迅速赶上,拦住了史凝月。

史凝月低着头不敢抬头,心里一阵绝望,用极低的声音道:“我……我是来找人的。”

“找人?找什么人?你到这里找人?看你这打扮,城外乡下来城里寻亲戚的吧。你亲戚住哪条街哪个民坊?得有地址才能找。这里是皇宫,莫非你找皇上走亲戚不成?”士兵头目道。

周围众侍卫纷纷哈哈大笑起来。他们倒也没有恶意,只是觉得这乡下女子笨笨的。

史凝月觉得他们并不认识自己,也不像是在这里等着抓自己的,于是鼓足勇气道:“我不是走亲戚,我是来找殿帅杨存中的。”

“什么?你找殿帅?你是他什么人?找他作甚?”侍卫们都有些诧异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是来给他报信的,有个重要的事情要禀报他。不过只能跟他本人说,不能跟别人说。”史凝月不善撒谎,结结巴巴的道。

“奇奇怪怪的,你能有什么重要的消息禀告殿帅?真是奇怪。”侍卫头目皱眉道。

旁边有侍卫道:“殿帅的事情可说不好,殿帅亲民,交往了许多平头百姓。咱们普通士兵不也是跟他称兄道弟的么?难保真有什么事要禀报。这姑娘老实巴交的,不像是说谎。倘若真有事,耽搁了可不好。殿帅会怪咱们的。”

侍卫头目想了想点头道:“也罢。那姑娘,你是要去衙门找殿帅是么?那你可见不着他啊。他不在衙门。”

史凝月叫道:“啊?那我怎么找他,事情很急,必须要找到他跟他说。他去哪里了?几位军爷行行好,回头我请你们吃酒,事情真的很紧急。”

侍卫头目笑道:“吃酒倒是不必了,我们殿前司侍卫当值的时候是不许喝酒的。殿帅也没去哪里,在宫里侍奉皇上呢。”

史凝月忙道:“那他什么时候出来?我在皇宫门口等着他便是。”

侍卫头目道:“你也不必等,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。殿帅有时候到深更半夜才出宫,要看皇上什么时候歇息了。不过明日一早他一定在衙门里,这是他的习惯。你明日一早来衙门找他,准能见到。”

史凝月摇头道:“等不了明日,我就在这里死等,必须要等到他。到明日便迟了。”

侍卫们苦笑摇头,见这女子也不像是刺客什么的,便也不再理她,继续巡逻去。史凝月来到宫门外站在御道一侧的柳树下死等。心里当真是像是烧开了的开水锅一般沸腾焦灼,一时又担心春妮怎么样,一时又想起娘亲被抓走,那宫门口来来往往的官员说说笑笑打着哈哈行礼,却根本没有杨存中的身影。

半个时辰过去了,巡逻的那队侍卫过来,见到史凝月还站在那里等着。一名侍卫对侍卫头目道:“头儿,这姑娘怕是真有急事儿,咱们换班歇息了,要不你去见殿帅,跟他说一声,叫他出来见一下。若真是要紧事,倒是一桩功劳。”

侍卫头目被‘功劳’二字拨动了神经,点头道:“一会我去瞧瞧,若殿帅不在皇上身边,我便去说。若和皇上说话,那我可见不着。功劳不功劳的,算个屁!”

那侍卫头目交接了班次,拿着腰牌进了皇宫之中。刚要往御书房去,却正好见到杨存中在十几名侍卫将领的陪同下说说笑笑的往外走。侍卫忙上前参见,禀报了有人来寻找他的事情。

杨存中有些纳闷,怎么会有个村妇来找自己禀报什么要紧事,于是出了宫门走了不远,便看到了站在柳树下花布包着身子的村妇。

“便是那女子!在这里等了半个多时辰了。说的很紧急,小人便想着要进宫禀报大帅。”侍卫头目忙道。

杨存中点点头,阔步走了过去。史凝月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个身材高大面目黝黑的老者走来,顿时不知所措。她也不认识杨存中,不知道这群人是干什么的。倘若是来抓自己的,自己该怎么办?转身往河里跳么?

“喂,那姑娘,这是我家杨大帅,怎还不上前见礼?发什么楞?你不是有事禀报么?”侍卫头目叫道。

史凝月闻听此言,心中大喜,忙上前对着那老者道:“你便是杨大帅么?”

旁边众将呵呵而笑,有人道:“果然是村姑,礼数都不懂,也不知行个礼。”

杨存中倒是不在乎,看着史凝月沉声道:“你是何人?找老夫何事?”

史凝月刚要说,见周围全是人,于是道:“可否单独跟大帅说几句话?”

杨存中皱了眉头,旁边众将心中生疑,觉得这女子怕是想要做什么不利的事情。

杨存中道:“这都是本帅自家兄弟,不必避讳。我又不认识你,难不成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成。你照说便是。”

杨存中倒不是害怕有诈,他是真的不想避讳身边的众将,那都是他的心腹之人。

史凝月知道不能要求太多,她只是不想太多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罢了,她的想法里,人知道的越少越好。岂不知如果杨存中不帮忙,来找他便是自投罗网。

“好,杨大帅,我不是什么民女,我爹爹是史浩,我是史凝月。我的未婚丈夫是方子安。”史凝月伸手取掉蒙着半张脸的包头巾,将身上的花布扯下。

所有人都眼前一亮,这女子明眸皓齿,端丽无比,气质高雅。那侍卫头目更是惊得张大嘴巴,适才还以为她是个村妇,没想到是个如此美丽的女子。

“你是史浩之女?哎呀,出落得这么漂亮,很早的时候我还见过你呢。我去你府上喝酒,你那时才十二三岁。一晃便成大姑娘了。哈哈哈。”杨存中笑道。然后才想起来问道:“你怎地打扮成这样来找老夫?”

史凝月不知杨存中是假装还是真的不知,只道:“我未婚丈夫方子安,不知杨大帅认不认识?”

杨存中笑道:“我怎不认识他?他隶属于我神武中军治下,我是他的顶头上司呢。你和他有婚约,这我有耳闻。不错,不错,很有眼光。方子安可是个人物呢,老夫都对他有些佩服。”

史凝月道:“多谢夸奖,我爹爹和方郎去了金国出使,之前有没有拜托过大帅什么事情呢?”

杨存中皱眉道:“拜托什么事情?我年纪大了,倒是一时想不起来了。”

史凝月断定杨存中在装傻,沉声道:“既然忘了,那便算了,叨扰了,凝月告辞。”

杨存中皱眉喝道:“站住,怎地说走便走?”

史凝月豁出去了,转身瞪着杨存中道:“怎地?大帅要抓我么?那便抓我便是。反正我娘被抓了,我家也被抄了。方郎的妻子春妮就要生孩子了,现在有家不能回。全城都在抓我们。杨大帅也别抓我们了,一刀砍了我们,给我们个痛快吧。方郎啊方郎,你托付人照顾我们,以为别人跟你一样仁义,结果你看错了人了。他们都是一丘之貉,都是一伙的啊。”

杨存中神情错愕,沉声喝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谁抄了你的家?谁要抓你们杀你们?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