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乾龙战天 > 第一二四章 真格的
听书 - 乾龙战天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二四章 真格的

乾龙战天 | 作者:文飘过峰| 2020-11-22 01:43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玄诚上人一走两天,杳无音信,好比泥牛入海。

不知道多少次拿出宗门的传音镜了,清定真人看到漆黑的镜面,沉声对师弟师妹们说道:“不能再等了,必须去找沈门主才行。”

清成真人等莫不同意。尤其是清成真人。他主动请缨道:“大师兄,我去求见沈门主罢。”

众所周知的,当年的金丹法会上,负责接待沈门主的,正是他。

那一次,也正是沈门主初露头角。

所以,他们也都觉得沈门主会给三师兄一点香火情。

不曾想,清定真人摇了摇头:“我是大师兄。师尊走之前,也叮嘱我,要护着你们。没有道理,师尊座前,我应得好好的。事到临头了,却推给你们。”

一句话让师弟师妹们禁不住红了眼圈。

“是。”包括清成真人在内,他们谁也没有再多说一个字。

事不宜迟,清定真人立刻去主院,求见沈云。

这时,沈云恰好从外面回来。方才,他与魏清尘刚好修补好补巴剑打回转。后者因为灵力消耗颇大,“略感不适”,便没有随他一道回来,继续议事,而是半道上直接去了自己的院子休息。

当日,玄诚上人虽走得急,但也是按照与青木派的约定,跟王长老报备,拿到了出关的临时通行令,才离开的。

事后,王长老向沈云汇报了。

故而沈云也知道玄诚上人已经离开了青木派。

听完清定真人的话,他说道:“到今天为止,我们与外边的联络皆没有恢复。所以,无法探得令宗门现在的情形。不过,今天,我们的魏长老从边界回来了。据他所言,这一次,边界各地和沿途的情形,与我们云雾山脉也差不多。各地的联络都中断了。要想修复的话,估计需要一些时间。”

清定真人吓了一大跳:“请问沈师叔,这一次也是因为守护大阵的缘故吗?”

“是的。”沈云将魏清尘带回来的最新消息告诉了他。

清定真人听完,心中的担忧更甚,哪里还坐得住!暗中打定主意,等回去客院里,向师弟师妹们交代一番,便也出去找寻师尊和宗门。

他的心思在沈云面前,就跟摊开了一般。后者见状,轻叹一声,问道:“师侄觉得,你与令师的修为,孰高孰低?”

“当然是……”清定真人打了哆嗦。他立刻意料到了,沈师叔能看穿自己的心思!

怎么可能……不,难道说,沈师叔的修为其实已经高出师尊一大重境界,与师祖并肩了……

此念一起,他垂下眼眸,当即敛神静心,不敢再多想。

对此,沈云视而不见,诚恳的道出自己的建议。即,暂且安心留在云雾山脉,莫轻易外出。

这不是限制玄天门的弟子自由行动的意思。

也不是他看不起他们。

而是据魏清尘说言,眼下仙山四象刚刚发生了剧烈的变化,仙山各地俨然成为了孤岛,联络中断、道路不通……这一类的情况,随处可见。更可恨的是,乘火打劫之流也骤然增多。

以魏清尘之手段,又有“阵基”为引,带着一队弟子从边界返回云雾山脉,也比平日里足足多用了一天两夜的时间。

这一路,他们碰到的险情,经历的危急时刻,两个巴掌都数不过来。

而清定真人等住在客院里的玄天门弟子,全绑在一起,也敌不了一个魏清尘!

是以,他完全可以想象,真依了清定真人,放他们出去,会是什么样的严重后果。

更何况,玄诚上人离开之前,也应该是料到了情况之严峻性,所以,才一个亲传弟子也没有带。而将所有的弟子都留在客院里,也正是玄诚上人对他,对青木派的完全信任。单从这一点,他也不能准了清定真人的请求。

不过,这些话,他一个字也没有跟清定真人吐露。想了想,他说道:“目前,我们已经着手恢复与外面的联络。师侄且先回去,安心等待。如果有了令师和令宗门的消息,定会第一时间告知你们。”

清定真人还能怎么样?

一来,人家是好言相劝,而且出发点也确实是为了他们好;

二来,听沈门主话里的意思,师尊在离开之前,特意请托了沈门主,不许放他们出去。

好吧,非常时期,行非常事。师令确实难违,但也并非完全不能违。

可问题是,没有沈门主发话,他拿不到出关的通行令啊。

一路打出去……开什么玩笑!

这些天,他在新营区里感受最深的就是……呃,他真的是个战斗渣。不要说一路打出去外防线,他连冲出新营区的把握也没有。

心念一转,他起身恭敬的向沈云道谢告辞。

但是,他是不会就此放弃的。

是以出了主院的门,脚跟一转,他转而去了云景道长的院子。

先前,他没有想到沈门主会拒绝自己的,所以,直接过来了主院。现在嘛……只能劳驾这位同门师叔的。

当然,他没有第一时间想到请求云景道长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那是因为来到青木派后,他的师尊玄诚上不止一次的私下里叮嘱过他们师兄弟几个,说,他们秦师叔既是青木派的长老,又是玄天门的弟子,身份很敏感。他们既是秦师叔的同门晚辈,便遇事要多为秦师叔着想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莫要扯后腿,让秦师叔难做。

而眼下,清定真人以为,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。

运气不错,云景道长也是刚刚回到院子里,没叫他扑个空。

然而,听完他的请求,云景道长不但一口拒绝了他,而且还一针见血的反问道:“你确定你能找到回宗门的路?”

清定真人闻言,只差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“弟子,弟子……”也是被气得狠了,他一时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云景道长摆手:“我是就事论事。跟你交个底,昨天的时候,我去外防线巡察,期间去了对面。才走出百来里远,回来时,差点儿迷了路,找不到回来的路。”

“啊?”清定真人不禁惊呼出口,“四象改变得这么严重?”此时,他才知道,自己方才是误会了秦师叔。

云景道长面色凝重的点头:“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形,我肯定是要拦下玄诚师兄的。”

清定真人感觉眼睛湿了,连忙别过头去,弹去眼角的泪花。

云景道长叹了一口气:“所以,在与外界恢复联络之前,你们,我是无论如何,一个也不会再放出去的。”接着,也说了一些让他们安心等待消息的话。

清定真人用最快的速度稳定好心绪之后,道出了心中已经想了许久的腹稿:“秦师叔,弟子知道青木派现在很缺人手,而弟子们得了青木派的大恩惠,留在院子里,无所事事,心里都很过意不去。也不知道青木派有无用得上弟子等的地方,弟子们但凡能帮上忙的,定会不遗余力。”

说白了,他想给众弟子找点事做。

这既是师尊临走前的嘱咐,也是他发自内心的想法。

一来,他不想欠青木派的因果;

二来,几百号人没事做,要么是整日里窝在客院里修行,要么是在新营区里四下闲逛。以他管理宗门庶务的经验,早晚会把人闷出事来。

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他越来越觉得青木派是座宝山。身为修士,从来就没有入得宝山,空手而归的道理。

再说了,青木派一直跟他们标谤,没有“法不外传”这类旧规矩破传统吗?他也不贪青木派的绝密功法,只想让弟子们跟着学点皮毛法术,利用这段时间,好好的提升一下战力,算不得道德绑架吧?

不过,随身处地的想,如果换成他是青木派的高层,定是不会同意的。故而,他既在开了这口,便做好了使劲劝说秦师叔的准备。

哪知云景道长听完,竟是赞许的点头:“你这个想法很好。”

听话里透出来的意思,似乎等他这句话好久了。

清定真人……一肚子的腹稿全被堵住了,全然没了用武之力。

从云景道长的院子里出来时,他还恍恍惚惚的,宛若在梦中。

回到客院里,清成真人等师弟师妹们都迎了出来。

看到他们焦急的小眼神,清定真人总算缓过一些来了,找到了些许真实的感觉。他摆摆手:“回屋再说。”

也对。清成真人等人压下涌到嘴边的话,一道跟着他去了他的屋子里。

到了青木派后,玄诚上人对众弟子要比在宗门时严厉一些。在住的方面尤其是。除了他本人是独自占了一个小院子外,其余人,包括清定真人都是与自己的亲传弟子合住一个小院子。象他们这些金丹真人还有独立的房间,筑基境的弟子则是两人合住一间屋子,炼气境的则是六人合住一间。

一行人和往常议事一样,都挤进了清定真人的房间里。

不用吩咐,清定真人的亲传弟子们守住了小院子里门。

落座之后,清定真人环视众人,首先告诉众人:“因为师尊走之前留了话,所以,不论是沈门主,还是秦师叔,都拒绝了我们外出返回宗门的请求。”

众人更加着急了。不过,他们都太熟悉大师兄的脾性,知道定有后话,故而,一个个强忍着,没有发作出来。

果不其然,接下来,清定真人告诉他们外面的情形有多严重,以及秦师叔昨天去对面,不过是深入百来里,险些找不到回来的路的事实。

听到这里,众人都愁上了——也不知道师尊有没有安全的返回宗门……

当然,这种大逆不道的话,他们是不能真的说出口的,只能跟集体共饮了一大碗黄连水一般,一个比一个愁苦的望着自家大师兄。

清定真人也完全懂他们的心,却故意装做不懂,苦笑道:“你们不要望着我。我是真没办法……搞不到临时通行令,我可没那本事带你们打出云雾山脉去。”

“扑哧——”,清成真人被气笑了,嗡声嗡气的应道:“打出去?大师兄,你可真敢想!”

以前,他们只是听说过青木派有多难对付。那时,他们和仙山大多数的人一样,都以为是“除魔大军”为了掩饰自己的不中用,故意夸大其辞。

然而,现在,他们谁都不敢再轻瞧了青木派的弟子。

所以,从头到尾,他们都没有想过,要“打出去”。

经清成真人这么一闹,屋子里的气氛倒活跃了一些,不及方才的沉闷。

清定真人瞪了他一眼,开始说第二件事:“大家老窝在这客院里,无所是事,也不是件事儿。所以,我请秦师叔都我们派些差事下来,好叫大家打发时间……忙起来了,也能省去许多胡思乱想。”

“秦师叔能同意?”

“是啊,太为难了。”

“大师兄,师尊不是嘱咐过,不叫我们给秦师叔添麻烦吗……”

众人议论纷纷。

清定真人摆摆手。

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,目光灼灼的望着他。

口是心非的家伙们……清定真人横了他们一眼:“秦师叔二话没说,应了下来。看那样子,是嫌我说得太晚了。他早有此意。”

“啊?”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,清定真人从袖袋里掏出一枚玉简来:“这是秦师叔给我的任务书。这里头的任务,我们都能选。”环视众人一圈后,补充道,“秦师叔说,听凭心意,随便选。但是有一条,必须按照青木派的规矩来。其中,最重要的一条是,接了任务,就必须完成。否则……”

“否则什么?”清成真人提着心,问出了其他人共同的心声。

“否则,按青木派的规矩来,要接受处罚。”清定真人答道。

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。过了好一会儿,清成真人他们才难以置信的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:

“真的还假的?”

“就这一条?”

“没有别的了?”

清定真人心满意足的喝了一口茶。

所以说,不是他不正常,而是青木派太不正常。

放下茶碗,他将玉简递出去,叫师弟师妹们轮流过目。

玉简里得任务五花八门,其中,这些天,他们四下里参观时,都以为应当是“密不可宣”级别的地方,竟然也任务在其中。

“他们不讲究‘法不外传’,竟是真格的!”

“是不是傻呀?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